中國書法家第一門戶——中國書法家網(WWW.ZGSFJW.COM) 總顧問:沈鵬

中国书法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193|回复: 53

巡礼——谢无量

[复制链接]

101

主题

0

好友

10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威望
107 点
最后登录
2018-12-12
注册时间
2009-3-27
精华
5
帖子
20144
发表于 2010-5-18 09:48:18 |显示全部楼层





{巡 礼}
——————
谢无量



编者按:今日虽不至于礼崩乐坏,却也着实不是什么好时代,虽然媒体发达,但实在是恨今人不知古人。礼者,礼器、礼数、礼法之礼也。巡礼,巡的不止于面貌、迹象、而更在于它内在的那种礼数,有评者谓当今学二王者,多为“伪二王书”,何也故?不得精神,枉具形模,更有论者曰,假以百年后,则今世之新馆阁书。此等论说虽有过分处,但以今日讲求技术的“技术书法”也实在算不上高明之艺术,由此,略微上溯至民国间,如马浮、谢啬庵诸公,颇能领略风神,实乃真能继绝之大家也!故其书绝不止于今人所能之“学者书”。
改革开放以后,书法渐热,至于九十年代,有评选二十世纪十大书法家者,谢无量先生赫然其中!今日四川人标举之前贤也!今将先生书搜罗都四什余件,作一巡礼。




2007114164751616.jpg

谢无量(1884--1964),四川乐至人。原名蒙,字大澄,号希范,后易名沉,字无量,别署啬庵。1901年与李叔同、黄炎培等同入南洋公学。清末任成都存古学堂监督。民国初期在孙中山大本营任孙中山先生秘书长、参议长、黄埔军校教官等职。之后从事教育和著述,任国内多所大学教授。建国后,历任川西博物馆馆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在学术、诗文、书法方面都允为一代大家。著有《中国大文学史》、《中国哲学史》、《诗经研究》、《佛学大纲》、《楚辞新论》、《中国古田制考》、《中国妇女文学史》、《谢无量书法》等。
昌明书学· 光大中华· 以书会友· 汇通天下
网站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乡国际艺术区99号院1-1号 邮编:100121 联系电话:(010)88924069   013671265837(丁剑)   013520448685(杨武强)
官方QQ群:47533030   86884237   电子邮箱:zgsfjw2009@163.com

101

主题

0

好友

10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威望
107 点
最后登录
2018-12-12
注册时间
2009-3-27
精华
5
帖子
20144
发表于 2010-5-18 09:53: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网站编辑 于 2010-5-18 09:54 编辑

{巡 礼}
——————
谢无量

已倦看花眼,犹存问道心
——回忆我的父亲谢无量
■谢祖仪

xin_3702061819212031596231.jpg
1956年1月谢无量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第二届第二次会议期间受到毛泽东宴请(中为卫立煌,右为谢无量),此照片刊载《人民画报》1956年第9期。
   “已倦看花眼,犹存问道心。”
  这是1960年父亲病卧写怀之句。他老人家年老力衰,只有求知的愿望依然甚强,这种强烈的求知愿望贯穿了他的一生。他在日本,学过日文和德文,为了学习《资本论》(当时还无中文译文),他学了英文;为了研究佛学,他掌握了梵文;十月革命后,为了研究苏联的社会主义经验,又学习了俄文;父亲从不满足于自己。

  我曾几次想写回忆父亲的文章,遗憾的是:我的专业是英语,曾在美国留学多年,没有机会钻研中国古文,对父亲的著作简直是门外汉。因而欲写又止,几次三番,直搁浅到现在,他老人家的生前友好都相继去世,了解情况的已寥寥无几,再拖延下去,寻找资料岂不更为难了……   于是我又一次拿起了自己的这支秃笔。

“神童”称号的由来   父亲名叫谢大澄,字无量,别号啬庵。取妻陈氏,名顺庵。有子女六人。原籍四川乐至县。1884年(光绪十年)闰五月生于乐至县北乡金马沟农家。祖父谢维喈(字凤岗)勤学苦读,科举为宦,到安徽当了三任知县,后又就布教书。父亲自幼聪慧,三岁会背唐诗,四岁随祖父到安徽,由祖父亲自课读。六岁学会作诗,当年即有自著的诗集一本,我儿时曾见到过。其中有一首风筝诗,我还记得后面两句:“凭藉春风力,直飞上青天。”据说有一晚,祖父有朋友来访,谈到夜深尚未告辞,父亲就作了一首诗给他看,那位客人讶然而笑,说:“二公子催我去了。”因此父亲幼时即被人目为“神童”。九岁读完五经,学作八股文,十二岁时,我祖父限他每天交八股文一篇,父亲一会功夫就完成了。空出的时间就大量阅读其他书籍。家中藏书颇多,他喜爱读史书。对于历代的成败兴亡最感兴趣;对于古往今来的文人学士也津津乐道。后来他向祖父提出少做八股文,多一些时间读书。祖父看他往往有独特的见解,也就不再勉强。   父亲18岁时,祖父送他至上海,从浙江学者汤寿潜先生学习时务及经世之学。学习中他提出欲赴北京一游,开开眼界,见见世面,汤先生很赞赏他的想法,鼓励他去北京实地考察。那年正值光绪庚子年,义和团活动趋向高潮,外国军队集积于海口,市面上秩序很乱,海道已经梗塞不通,一场大事变随时可能发生。父亲听从朋友的劝告,往张家口暂避,接着又避往山西太原。不久西太后和光绪也逃出北京,走的是同条路。目睹变乱,确实是时务经世之学中重要的一课。由此了解到清廷的昏庸无能,官场的腐败黑暗,老百姓的怨声载道,对他今后所走的道路起着重要的影响。   后来他经过河南、皖北绕道回芜湖,其间大多是徒步或人力代步。途径太行黄河,行程数千里,面对气势磅礴的名山大川,吟写成不少诗篇。

早期的民主革命者   次年父亲到上海,考入上海南洋公学特班(即后来之交通大学)。中文教授为蔡孑民先生,蔡先生对我父亲甚为赏识,当时同班交往较密切的有邵力子、黄炎培两先生。可惜入校刚及一年,学堂即因“闹风潮”的理由被迫解散。   父亲和友人马一浮先生共同创立一个“繙译会社”出刊一种杂志名叫“繙译世界”。内容是翻译世界名著,也有一些社会主义书籍。每月出一册,后因马一浮先生赴美学习而停刊。   那时正是1901年,即20世纪的第一年。有志之士都希望中国在该历史时期有所改变。目睹清政府丧权辱国的事继有发生及当时民主革命新潮流对其的影响,父亲结识了上海的重要维新派人士,如章太炎、邹容、章士钊诸人,并参加了《苏报》、《国民日报》等激进组织。同时又和在川中当教员的杨玉詹、廖世勷谋划发动四川革命,意欲首先推翻清廷在四川的统治。不久,邹容在著《革命军》一书,被捕入狱。迫于当时的紧张局势,父亲只得东渡日本,投奔在西京大学读书的朋友马君武。在西京住了一年。补学日文、英文和德文。1903年,马一浮先生从美国到日本小住,送给父亲英文版《